(德國之聲中文網) 本周一,中國科技部背景的《科技日報》在頭版刊登了一篇題為"中國天眼十萬年薪難覓駐地科學人才"的文章,講述了剛剛建成不久、位於貴州大山深處的全球最大射電天文望遠鏡FAST目前正面臨的招聘困難。文章引述了中科院國家天文台FAST辦公室主任張蜀新的表態指出,此前,望遠鏡基地的招聘情況"並不理想,10萬年薪難覓駐地科研人才"。他表示,FAST即將在2019年上半年迎來正式驗收,在此之後,將啟動24小時觀測,科研人員需三班倒輪流值班,而現有的駐地人員只有20多名,人手上"捉襟見肘"。根據中科院國家天文台網站本周一(10月29日)发布的"FAST工程貴州人才招聘啟事",此輪招聘人數總共為24名,包括觀測、數據處理、軟件開发、通信維護等科研、運維、工程崗位,其中不少崗位要求碩士及以上學歷。根據崗位要求描述,貴州駐地的科研人才應當能夠長期在現場工作,英文水平良好,部分崗位還要求能夠勝任夜班工作。啟事中還強調,此次招聘的崗位為"人才派遣制","符合條件且表現優秀者,可考慮入事業編制。"而據辦公室主任張蜀新對《科技日報》透露,"至於薪酬,工資加駐地補貼,每年可以達到10萬左右。"薪酬遠低於市場這條招聘啟示,以及招聘方負責人對"人手捉襟見肘"的抱怨,在知乎、新浪微博等中國社交媒體平台上引发了很大的反響。評論幾乎呈現一邊倒的姿態。有些科研圈內的網友貼出了其他高校或企業針對碩士、博士的級別相近之招聘啟示,指出其"年薪十五萬人民幣起步比較常見,其他待遇也甩FAST一條街"。"想獻身科研事業的話,北上廣有的是年入10萬勞務派遣的崗位,何必跑去鑽山溝呢?"也有人將FAST與國際上的同類望遠鏡基地的工作待遇進行了對比,指出其平均年薪大多在5萬美元以上。《科技日報》在報道中還指出,望遠鏡"駐地偏僻、條件艱苦,一般情況下,科研人員駐地半個月後才能回趟家,會和家人長期分居兩地,而且FAST驗收後,工作不像建設期和調試期那麼有挑戰性,可能會比較枯燥。也有科研人員分析,FAST的駐地工作,在年輕人看來可能更像坐冷板凳,短期內也難以出大的科研成果,畢竟人各有志,很多人在大學畢業後更希望找個好工作,多賺點錢。"隨後,報道筆鋒一轉,引述FAST辦公室主任張蜀新指出:"科研上要出成果,沒有一定的沉淀是不可能的,搞科研不能急功近利。"在文章的末尾,《科技日報》還強調,在望遠鏡駐地"生活了一群活躍在國內外天文科研界的追夢人","若干年後,一批世界級的科研成果或許將從FAST誕生,而目前,FAST最需要的,是一個腳踏實地又仰望星空的你。"對此,有網民嘲諷稱, "說實話,這工資水平只能招到間諜。" "10萬年薪請得到的科研人才,情懷指數應該是宇宙級別的吧。""我覺得這件事裡最壞的應該是《科技日報》的編輯,采訪的時候憋著不笑一定很難受吧,這原話報導出來肯定就是想搞個新聞看人笑話。"不談待遇 甘於奉獻?還有業內人士在社交網絡平台上指出,被稱為"天眼"的中國FAST望遠鏡工程,試運行期間已經取得了顯著的科學成果,其造價高達6.67億人民幣,而且當地的旅游及附帶收入也高達每年46億元。而此次招聘24人,假如每人年薪10萬,每年的工資總額就是240萬元。而為該望遠鏡奮斗終身、最終病死在工作崗位上的世界頂級天文學家南仁東,也曾被中國官方贊譽"放棄了國外300倍高薪的頂級科學家職位"。業內人士批評指出,這說明中國科研界長期"重儀器輕人力,哪怕拿出幾億幾十億去買硬件,也舍不得拿幾十萬來雇人"。中國《新京報》的評論文章,就援引中科院院士、天文學家崔向群的言論指出,"科研工作的本質是高強度、高水平的人類腦力活動。即便再重大、再先進的科研裝置,缺少了具體人員的設置、操作、維護乃至後續的數據采集和分析,就只是一具沒有靈魂的'軀殼'。"評論呼籲,應當扭轉科學家就應該"不計名利、無私奉獻"的觀點,"不能忘記科學家也是普通人,科研人員也需要被市場公平對待。"文章認為,天眼所需要的人才,企業也同樣需要;面對競爭,"科學界能不能切實進行經費管理改革,拿出有競爭力的薪酬,這可能會涉及未來科研隊伍的問題,也涉及未來我們國家科技實力在國際上會否有競爭力。"新華社也轉載了一篇由《錢江晚報》撰寫的評論,指出"雖說搞科研不能急功近利,不能總向錢看,但給予科研人員一個體面的生活,一份足以體現其價值的薪資待遇,恐怕也是像FAST這樣的單位,今後必須要解決的現實問題。哪怕是在工薪待遇上有所傾斜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天眼看得到遙遠的星辰,也應望見自身科研人才隊伍建設的不足之處。"作者: 文山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anglo484 的頭像
langlo484

水果盤遊戲www.cn6r.com

langlo48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